集团地图

首页 > 老年学堂 > 养老理念 > 试点两年遇冷,以房养老逆势扩围

试点两年遇冷,以房养老逆势扩围

发布日期:2016-07-22 08:32  浏览次数:627 次

  不知不觉,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四地开展为期两年的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已经期满。就在应者寥寥的“以房养老”备受各方热议之时,保监会15日发布文件,宣布延长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时间并扩大试点范围。保险版“以房养老”的前景,仍被官方寄予厚望。(摘编自《经济参考报》《京华时报》)

    成绩:试点两年42户57人参保

    2014年6月,保监会发文实施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时间自2014年7月1日起至2016年6月30日止。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共有42户家庭57位老人参与试点并已完成了承保手续(投保数为60户78人),承保人平均年龄为71.6岁,平均每户月领养老金约9071元,最高一户月领养老金2万余元。其中,北京16户、上海12户、广州12户、武汉2户,从区域来看,似乎一线城市(北上广)比二线城市(武汉)对该产品需求、认知度稍高。

    今年71岁的康先生与69岁的马女士,是北京地区“以房养老”的首单投保者,他们是一对失独夫妇。当初办理住房反向抵押时,康先生通过自己选定的评估公司对房屋估价,这套位于北京西三旗附近、面积为84平方米的小三居最终评估有效保险价值为274万元。合同签订后,还通过公证处进行了公证。“我们就这一套房子,如果卖掉房子,我俩住哪儿?虽然卖了房子,手里的钱就多了,但是总不能让我们天天做背包客啊。”康先生说。

    康先生夫妇的退休金加起来有7000多元,参与“以房养老”以后,每月能从保险公司领到9000多元。现在,他们总算能考虑一些“以前敢想但是不敢做”的事了。今年6月,他们参加了为期1个月的德国养老院旅行团,团费总计6万元。康先生说,家里的电视机、冰箱、洗衣机、手机、电脑也都是新换的,接下来打算到美国、俄罗斯走走。“我们先去远的地方,以后身体不好了,再去近一点的地方,实在走不动了,再去敬老院也不迟。到时候,我们俩每月退休金加以房养老的钱一共1.6万元,把房子租出去,还能拿到一笔租金,可以让我们去条件更好的敬老院。”

    回应:有一单业务也算是成功

    从“以房养老”的投保方式看,实际上保险公司承担了老人的长寿风险,依照合同约定按月向承保人支付养老年金直至身故。同时,承保的老年人可以满足居家养老需求,不需要搬离现有住房,与出售房屋获取养老金等方式相比,这种方式对老年人的生活环境、生活方式影响最小。

    尽管目前投保者并不多,舆论甚至不乏吐槽之声,但在监管部门看来,不能简单地以数量论成败,只要它满足了一部分老人的需求,为老年人增加了养老选择,哪怕只有一单业务,也是成功。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主任袁序成介绍,从试点情况看,该业务尤其适合中低收入家庭、失独家庭、“空巢”家庭和单身高龄老人,特别是无子女老人不存在将房产留给子女的问题,因而对这项业务很感兴趣。这款产品的参保老人中,有四成为无子女老人。

    事实上,从国际上来看,“以房养老”也是一个小众业务,有条件有需求并且有意识使用这种养老方式的人群比较少。即使是在“以房养老”开展得比较早、比较成功的美国,在有条件参与的老年家庭中,也只有约3%的参与比例。

    幸福人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虽然保单生效的用户数不到80位,但是前来咨询的老人很多。“成单率不高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老人愿意参与,但是子女或者亲属不同意;还有一种是因为产权问题,有一部分老人的房屋产权是央产房或者军产房,这在办理手续的过程中会增加很多难题。”

    方向:随试点扩大将丰富产品

    此前,明确参与“以房养老”保险试点工作的有四家险企,分别是泰康人寿保险公司、幸福人寿保险公司、平安人寿保险公司、合众人寿保险公司,但实际上仅有幸福人寿推出了相关产品。对此,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保险市场研究中心主任郝演苏教授认为,由于目前我国大中城市的房价波动较大,导致保险公司与“以房养老”客户对于房屋未来价格走势产生认识差异,可能是我国“以房养老”试点开展不顺利的最大障碍。南开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系教授朱铭来也指出,目前国内的“以房养老”产品设置比较单一,对于老年人来说,未来的需求并不只是给付货币的多少,更多的还需要一些护理服务,老年人对未来医养需求也将越来越高,如何做好衍生产业链也是保险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

    根据保监会15日下发的《关于延长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期间并扩大试点范围的通知》,“以房养老”试点期限将延长两年到2018年6月30日,试点范围则扩大至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江苏、浙江、山东和广东的部分地级市。

    保监会表示,上述四省经济条件较好,参与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的意愿较为强烈,但考虑到地级市房地产市场规模和业务需求有限,每省开展的地级市试点原则上不超过3个。而随着试点的扩大,今后这一养老形式也将有望针对老人需求,特别是高龄老人生活自理能力下降的特点,创新和丰富产品供给,探索“保险金+服务”的产品给付形式,为参保老人提供护理、清洁、送餐等服务。


集团首页 集团概况 机构设置 服务项目 公寓环境 老年学堂 加盟连锁 休闲养老 医护养老 居家养老 联系我们